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走出田菇乡的女人        美少女的图画        脑波控制器       老婆第一次去照性感写真        爹地偷看女儿自慰
广州的网友        我的教师熟母        我操我的两个大姨姐        美脚淫妻        妻子的淫乱生活        


  大学毕业后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工作,其实我也知道现在工作不好找,况且我所学的也不是什幺好专业可是就算工作难找也得找啊,要不指望老爸老妈养啊,我也是农村出身啊。

  就这样我来到了广州。

  听说这里的工作机会多一点。可是很多天过去了,工作依然没有找到。人才市场也去过好几次了,身上带的钱也化得差不多了,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真不知道怎幺办?

  想一想自己也是大学本科毕业啊,怎幺工作就那幺难呢?

  好在我还有个住的处所,住在同村的一个伙伴陈平那里,陈平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现在在一家工厂的流水线上当工人,每天也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而且他是上晚班的,所以白天他在床上睡觉,晚上我在那张床上睡。

  这一天我走在路上,刚刚从一家公司面试出来,那个长得肥胖的人事经理说:「你回去等通知吧。」我就知道这话的意思其实就是没通过。

  已经是下午了,初春的太阳还有些热烈,新年刚刚过去,可是太阳就变得有些热了,毕竟是广东啊,就是热。

  如果在故乡的话这会确定还是寒冷的冬天。昨天刚刚和老爸通过电话,他问我工作找得怎幺样了?我说还再找,这事得慢慢来。

  老爸说:「我就不信任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了?」我说:「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不是啥稀奇。」「是不是你太挑了?」「慢慢来吧。」

  一想到老爸一个农民供我读大学也挺不容易的,现在我十年寒窗,哦,十几年寒窗,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大学四年,天啊,算一下竟然读了十六年书。幸好还同考研,如果再读几年研出来那还得十九年。

  我一边想着这事一边在路上走着,附近是一片高级的小区,听说这时的房子都是一百万以上,真不知道是些什幺人才干住这样的处所,那幺多钱要到什幺时候才干挣到这幺一房子?看来我这辈子是没什幺盼望了。

  刚考上大学那会我还对老爸说:「以后我把你们接到城里去住,让你们也享享清福。」真是年少无知啊。现在看来饭都吃不上,还说给老爸接到城里来住,真是好笑。

  我擡开端来,远远地看到一个人在奔跑,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女式的坤包,发力狂奔。背后跟着一个女人在喊那个男人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想都没想伸出右脚挡一下。

  可能他没想到我会来这幺一下,他一下子倒在地上,那个包也被扔得很远。把他绊倒之后我心里也吓得扑扑乱跳。因为我听人家说这种打劫的一般都不是一个人,都是有一伙人的,搞不好还带有兇器,如果给我来一刀子那可就惨了,我才二十二岁啊,还是一个处男,就这样被人捅一刀那可就太不划算啦。

  想到这些我心里还真懊悔,刚才是不是不该管这闲事,出门的时候家人都告诉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千万别逞什幺能做些出风头的事儿。

  现说人家抢劫说不定也是走投无路才这幺做的,但凡有一点前途谁会走这条路啊。就像我现在一样,找了一个多月的工作还没找到,身上的钱也花完了,我都有点去抢劫了。

  我心里真是又怕又同情,但还是大着胆子向四周看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什幺同党,如果要上来找我麻烦我得学会自保啊。

  四周空蕩蕩的,好像没什幺人,过来过往的都是一些车,走路的人很少,连骑自己行车的人也没有。广州禁摩,更加没有骑摩托车的人,本来只听说抢包的都是骑在摩托车上抢的,两个人合伙干,一个人开车,坐在后面的负责干活,现在还真有人单枪匹马干这活啊。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干脆我跟这人合伙来干这个算了。我还是会开摩托车的,问题是咱们得先买个摩托车啊,这也得钱,没钱。

  看来这个打算也是落空啊。

  那家伙被摔了个狗啃屎。不过这会也爬了起来,他也顾不得抢来得包了,他甚至看也没看我一眼,跑了,跑得也一瘸一拐的,看来摔得不轻啊。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只不过把腿伸了一下,他自己走路不长眼睛可怪不得我啊。

  我把那个紫色的坤包捡起来。哇,如果里面有很多钱,我干脆自己拿起来再跑算了。我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还在老远的处所,如果我要跑得话她可能追不上。

  问题是值不值得咱为这个包跑呢?

  不能。我也是受过高级教导的人,还大学毕业呢。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要拾金不昧,捡到东西要交给失主。小时候我也是唱着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长大的,我怎幺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现在谁还顾得上这个啊,饭都吃不上还做好人好事?我是不是有病啊?出来找工作时带的两千块钱也用完了,如果真有个一千两千那也可以救一下我的急啊。

  我打开包,看一下里面有什幺东西。

  一包纸巾,一盒女士烟,一个手机看起来还蛮俏丽的,不过估计也值不了多少钱。还有一支口红,一面镜子。

  :「抢劫啊,抢劫啊。」

  奶奶的,没什幺值钱的东西嘛。

  不过这样也好,我也免得走上犯法道路,还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我正在这样想着那个女的走近了我。这个女人年纪大约有二十四岁左右,样子十分清纯,我说清纯是指她的脸蛋十分清纯,再细看她的脸以下的部位。

  各位,冷静一下,容我细细刻画她的脸蛋以下的部位。

  她的脖子白白的,由于她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而第一颗扣子又没有扣上,从衣领的地位可以看到她白白嫩嫩的脖子,再向下看会看到什幺呢?乳沟。哦,不,一支白金的项链。那幺从衣领往下真的不能看到什幺吗?不,还是可以看到她白色的乳罩边沿。这白色的乳罩里面包着是一对什幺样的乳房呢?那里的皮肤是不是也像她脖子这儿的那幺白呢?应当比这里还要白一点才对。

  她白色的衬衣似乎快要包不住那对大大的小白兔,由于刚才她是跑过来的,所以这会儿还喘着气,随着她喘气的节奏,她胸部也一起一伏的,简直是波涛汹涌啊。这会儿我真想把手伸过去,抚摸一下她的胸部。

  可是不行,我不能这幺做,我这幺想想可以。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的地位,看着她起伏的胸。

  她一边喘着气,一边说:「谢谢,谢谢你了。」因为喘息的声音让人产生无穷的遐想。那声音彷彿是一个女人在床上喘息的声音,虽我我并没有必经验,那仅仅是在实践上我还没有这种经验,而事实上我在大学时,那些同宿舍的室友的电脑是重要用来看A 片的,那种熟悉的声音就是从那上面听到的,那声音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A 片,以及那些A 片里叫床的女人。

  我这样想是不是有点下流?人家跟我还不认识,仅仅是看到她的胸部我就如此联想,哎,还说自己受过高级教导,汗一个先。

  女人可能注意到我看她的眼神一直没离开她的胸部,她有些紧张,向我退了几步。好像把我当成色狼了。她拿着包,翻开看了一眼,什幺东西也没少。她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给我说:「谢谢你。」怎幺包里还有钱啊,刚才我怎幺没看到呢?看来这个包包是有好几个夹层,我只翻开了其中一个夹层,所以没能看到也是正常的。这个钱我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要说呢我目前的确缺钱,不过做好人就要做彻底一点儿。

  我坚决地摇摇手说:「这个钱我不能要。」

  她说:「一点儿意思,你不要客气。」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钱向我手里塞,但是我坚决地推开了她的手,她看我态度十分坚决也不好勉强,把手又收回自己的包里。

  看着她把钱又放回自己的包里,我心里又有点懊悔。要知道我来广东找工作这段时间才真正体验到生活的艰辛,钱的重要性。我就为什幺不要这个钱呢?虽然这样想,可我还是不能要,一来五百块钱也帮不了我的大忙,二来从小受到的教导就是这样。可以说我拒绝吸收她的餽赠是一种本能的反响,多年的教导把我搞成了一个虚僞、心口不一的人。

  同时我心里还有一点昏暗的想法,她这幺俏丽的一个女孩子,我们会不会产生一点其它的事呢?当然这个想法当时只是一闪念。后来证明要害时候我的选择还是对的。

  这个女人看我这幺崇高,也表现钦佩。但是为了表达她的谢意还是邀请我去她家里去坐坐。乖乖,她居然邀请我去她家里去坐坐,看来该着我的豔遇要来啊。

  她家离这里并不远,就在这片小区。在路上她告诉我她叫小娜,她让我叫她小娜姐。

  我说:「你怎幺见得就比我大?」

  她看我认真的样子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样子更加让我心动,随着她的笑她的胸部也是一颤一颤的乱动,以前听人家说花枝乱颤,现在才知道是什幺意思。

  她问我叫什幺名字,我告诉她我叫张朝阳。

  她说:「张朝阳,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她想了一会儿,可实在没想起张朝阳到底是谁,还好,可能她平时也不关注消息,不关心网络之类,连大名鼎鼎的张朝阳也不知道。否则我又要费一番口舌跟她解释半天。虽然我也叫张朝阳,可跟人家差别却很大。人家里大公司老总,我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还在为一份工作发愁。

  她说:「刚来广州的吧?」

  我心里有点惊讶,这个都能看出来啊。我说:「是的,刚毕业来找工作的。」她说:「找到工作了幺?」我说:「还没有。」走进她家的房子我才惊讶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百万以上的房子。房子一间三层的独立的别墅,可能还不止一百万。我心里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种猜测,实在想不通她到底是干什幺的,年纪也不大怎幺住这幺好的房子?她哪儿来的钱?

  我进了院子,院子里还有一个喷水的假山盆景之类,停着一辆车,我对车没什幺概念,只识得本田奇端什幺的,别的车也没见过。她的车我也不认识,我跟了她进入她的房子里,本来她是一个人住,哈哈,这幺俏丽的一个女孩子居然一个人住,难道今天晚上会产生一点什幺?

  而且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色已经来临啦。诸位观众,现在我和小娜两人单独在她的房间里,接下来会产生什幺呢?而且气象已晚啊,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就是想不产生一点什幺都难啊。

  可是我又有些担心,她一年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住这幺好的房子,还有车,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二奶,会不会是那个高官或者大老闆包养的情人呢?如果碰上黑道老大包养的情人那可就问题大啦。

  黑道老大的情人?想到这儿我心里惊出一身冷汗,虽然我有些色胆,可是为这事把命送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所以我还是坐在她的客厅里,一动也没有动,根本不像你想像的那样走上前去抱住她,然后……这样想想可以,真要做出来还得细细考虑考虑。做任何事还得讲究个水到渠成,看来此事绝对不可胡来。接下来先跟她聊聊天,多控制一点她的情况,这样才好有所动作啊。

  我说:「小娜姐,这幺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吗?」她说:「不是,还有一个保姆出去买菜了,一会就回来了。」我说:「哦。」我四周望去,天色已暗,还没回来啊。小娜看着我脸色不安的样子,笑了一下,她这样一笑彷彿看穿我的心思。

  她说:「还有我爸爸这几天也在这里住,过来照顾我,不过他还没下班,下班后就过来。」我心里一惊,还有一个男人。看来我刚才没有胡来,如果真要是有所动作,那这会儿保姆和她爸爸回来可就惨了。

  我说:「那我也得回去了。」

  小娜姐说:「别啊,吃了饭再说吧,你今天帮我这幺大的忙我还没谢你呢。」我说:「其实没什幺,刚好路过。」她说:「我还有一份合同放在里面呢,还有我的一些证件,如果被抢了真得很麻烦,所以我必须得好好谢谢你。」她说谢谢我时,眼睛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同时也是风情万种的样子。难道她要以身相许?应当不会吧,不过如果她真是那个大老闆包的情人,而那些大老闆可能长期不在身边,她也处于性饑渴状态,这就很难说了。这样想来我还是留下来,看一下到底会产生什幺事?就算产生了什幺,反正我也是一个男人,也吃不了什幺亏。哈哈,那我就留下来吧。

  我们正在谈着话,外面门响了。会是谁来了呢?我和小娜姐一起站起来,站到窗口去看,本来是小娜姐的保姆买菜回来了。没想到小保姆都长这幺俏丽,我心里有点痒痒的,小娜姐告诉我她叫小灵,然后还问了我一句:「俏丽吗?」我不知道小娜姐为什幺要这样问,再俏丽也没有小娜姐俏丽啊。

  我说:「虽然俏丽,但还是比小娜姐差多了。」小娜姐说:「没想到小鬼你还挺会说话的。」说完她就下楼去按排小灵做饭的事,告诉她要做三个人的饭。当小娜姐上来的时候我问她:「不是还有你爸爸吗?怎幺是三个人的饭?」她说:「我爸爸平时就在厂里吃,很晚才回来的。」她虽然不经意地说厂里,却暗中符合我对她的猜测。本来是被大老闆包养的二奶啊,能开工厂,看来不是一般地有钱。可是她爸爸也在厂里吃饭,是不是厂就是她爸爸开的呢?

  难道她是富家女,还没结婚?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啦,她既然有意留我吃饭,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在这之前我还担心她是黑社会老大的情人,看来我是看警匪片看多了,哪来那幺多黑社会啊,记住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广州呢,不是香港。

  她是富家女,如果还没男朋友就好啦,我岂不是白捡一个大大的便宜。嘿嘿,想到这里我心里简直是心花怒放啊。

  看看这房子,看看这屋里的摆设,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猜测颇有些道理,还有专门的保姆侍候,真不错啊。

  转念又一想,不对啊。这不是言情小说的门路吗?富家女和穷小子,成果穷小子娶到了富家女,时来运转。言情小说,韩剧的套路,不太像真实的生活啊。我把自己脸狠狠地拍了一下,生痛生痛的。看来这是真的,不是梦。

  他奶奶地,没想到我张朝阳时来运转啊,搞不好也像那个张朝阳一样,混成一个公司老总。

  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敢信任,本质上我对于这种太过于美好的事情都有一点猜忌。太过于美好了就不太像真的了。

  这可是现实生活啊,不是言情小说,也不是意淫小说,人家富家女偏偏就看中我了?

  可能我长得比较帅吧。这样说倒还真没吹,虽然我一直是个穷小子,刚毕业的学生,可是对于外表我倒还是有几份自负的。有外表的男人就是强啊,看来我真要转运了,难怪去年过年的时候有一个算命的瞎子说我今年会时来运转,有贵人相助,看来还真有那幺回事。哈哈,小娜姐,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晚上吃饭是我们三个在一起吃的,我、小娜姐、小灵。和两个美女一起吃饭感到还真不错啊。

  小娜姐说:「喝一点什幺酒?红酒还是白酒还是啤酒?」还有酒,莫非小娜姐想先将我灌醉,然后再将我弄到她床上去,如果她要真这幺办我倒也没什幺意见。哈哈,毕竟小娜姐还是一个俏丽的女人,就像她对我没动心思,我倒对她动了一点心思。

  我说:「我不会喝酒。」

  小娜姐说:「那就来点红酒吧,对身材也有益,少喝一点没什幺的。」小灵马上起身去拿酒,然后给我和小娜姐都倒上。小娜姐说:「小灵你也来点,今天没外人。」我心里暗暗得意,看来小娜姐还真没把我当外人啊。会不会两个女人把我灌醉了,然后让我跟这俩大美女玩3P,小娜姐身材看起来饱满性感,不过小灵虽然看起来瘦一点,可也是样子清纯,而且看起来小灵估计也就十八岁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看起来更是青春*人啊。

  能和她们俩大美女一起玩3P. 嘿嘿,想起来就不错啊,我真的不会介意的。

  我们三人一边吃菜,一边饮酒,酒桌上小娜姐又一次向我表达了谢意。多大的事啊,小娜姐还真是太客气了。

  显然小娜姐对我的好感也不仅在于我刚才帮她捉贼的份上,我更情愿信任小娜姐对我的好感是爱好上我了。

  我也的确有资本让她爱好嘛,毕竟我年轻,长得也还帅气。

  三人一边饮酒一边说话,小娜姐不时给我夹菜,小灵也不时给我酒满上。虽然我很少喝红酒,而且酒量也不行,可是两个美女轮翻进攻,我也喝了不少。

  小娜姐和小灵喝过酒之后脸也变得绯红,看起来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娇媚,真像成熟的蜜桃啊,现在我就想把她的脸咬一口,或者亲亲她的脸蛋。小灵的情况也差不多,她青春*人的气质更让我心动。

  我的心啊,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

  一边还在想,接下来的事会怎幺样呢?小娜姐好像已经意乱情迷了。对了,诸位观众,我忘记交待一件事了,小娜姐一回来就脱去外套,这会儿穿着红色的紧身背心,而且还是胸口开得很低的那种。她胸前那两个小兔子就快要跳出来啦。注意,我说小兔子仅仅是出于叙述的含蓄,其实这对小兔子一点都不小啊。

  红色的小背心,低胸的那种,我刚好坐在她对面。她起身给我夹菜的时候我都可以看到她的乳沟,加上酒精的作用,她也喝了不少酒,我的眼睛几乎不想离开她的胸口的地位。那里面会是怎样一幅动人的图画啊。虽然喝了很多酒,我身材却一点点的甦醒过来,我可以感到到自己的下面正在一点点的雄起。没措施不激动啊,况且我这幺年轻的身材。

  这餐饭吃了好长时间,后来小娜姐的爸爸也回来了,我看到一个中年男人,不过他只跟我打了一个照呼就回到一楼去睡了。

  看着她爸爸的样子,穿着也是一般,好像又不是什幺大老闆,最起码气质上就没有富人那种什幺也不在乎的那股劲。

  那幺小娜姐到底是不是我想像中的富家女呢?

  当时我们三人还在二楼的客厅里吃饭,二楼的客厅里有三个房间一个客厅。小娜姐让我先洗澡然后睡了,她把其中一间房间的门打开。

  我说:「小娜姐,我还是回去吧。」

  她说:「现在很晚了,要回去也没有车啊,还是先住下吧。」时间也的确比较晚了,况且我们都喝了不少酒,有些头晕脑涨的,进房间的时候我问了一句:「小娜姐,你住那个房间?」小娜姐倒也没赌气,她笑了一下说:「小鬼想什幺呢?」不过她还是告诉我了,她就住在隔壁那个房间。小灵呢在三楼住,本来是三个人一人住一间,看来还真是有钱人好啊。我从浴室里洗好之后就睡到床上,小娜姐拿来一件衣服给我换上,我也没多想就换上了,声明一下,是那种睡衣。

  我睡在床上,小娜问我要不要出来到客厅里看电视。

  我说:「不看了,早点睡吧。」

  因为当时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平时这个时间我也都睡了,况且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头昏昏的也的确想睡了。

  我想的是晚上会不会和小娜姐睡到一起去,可是现在照这个情况来看,好像可能性不大。

  到底小娜姐怎幺想的?如果她仅仅是出于感谢留我下来吃顿饭,那我在这里岂不是糟蹋太多时间了?

  外面客厅里有人走动,透过还没关上去的门,可以看得出是小娜姐在走动,然后我听到关门的声音,她进了浴室里面,确定是洗澡去了。我听到水哗哗流动的声音,哈哈,这会儿小娜姐必定在里面洗澡啦。

  看来我得等一等,也许小娜姐想先洗完澡,然后我们再成全好事。哈,哈,看来我想得还真有些道理啊。俗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得耐心一点。

  我得先阐明一下浴室的门是那种玻璃门,但是从外面却看不到里面,如果说完整看不到也不对,还是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她含混的身影,我起身站到房间门口看着浴室里那个人影,这会儿在向自己身上涂淋浴露吧。小娜姐,如果你不介意我倒真愿意给你来涂啊。嘿嘿,各位观众,接下来到底我有没有在今天晚上和小娜姐成全好事呢?小娜姐洗澡出来会不会走进我的房间呢?还是把我叫到她房间去呢?

  下面我们先来假想一下将会涌现的情景:

  情景一:小娜姐进浴的时候比较匆匆促,也或许是故意的,所以浴室的门只是虚掩着,并没有真正关上,我只要轻轻一推就可以推开,嘿嘿,接下来我看到她已经完整脱光的身材,还带着水珠,呵,那可真是出水芙蓉啊。她的头髮湿漉漉的,她一下子看到我,显然也了一惊,急忙用手摀住自己的胸。嘿嘿。

  我一边淫笑着,一边搓着双手说:「小娜姐,我来啦,来安慰你一颗寂寞的心。」接下来的事大家就想像一下吧,我就不写了。

  如果她是有意要留着门的,那幺此时此刻就不会是这种情况,而是笑意淫淫,她看着说:「小张,你终于来啦,来帮姐姐搓搓后背好吗?」我说好啊,然后给她搓了前面搓后面,搓了后背搓乳房,后来我对她说:「外面都搓了,里面还要搓一下啊。」接着我就把那东西放进去,帮她搓一下她里面的内容。

  嘎嘎,如果这样就太棒了。门到底有没有关上呢?我得去推一下看看,这样想着我就悄悄地走到门口去,又怕她看到我的身影,我只好站在墙跟,然后去推那门,门关得很紧,根本没有推开。看来情景一只是我的理想啊,没有实现。

  情景二:小娜姐先洗的是头髮,她已经把衣服全部脱光,可是洗着突然创造洗髮水用完了,她想起来还有一瓶洗髮水放在外面,于是就叫我帮她拿进去。于是门开了,我不但一只手伸进去,同时全部人也进去了,嘎嘎,我看到俏丽的小娜姐此刻成了任我宰割的羔羊……情景三:小娜姐洗得很细,把身材的每个部位都洗得很干净,可是洗完才创造没有带衣服进来,于是叫我给她拿衣服,藉口找不到她的衣服放在哪儿,然后磨磨蹭蹭终于找到了她的衣服,她也放鬆了警惕,接着我推开门进去里面,嘎嘎,她刚刚洗得干干净净的身材,此刻还散发出淋浴露特有的香气,我抱紧了她……最坏的情况就是当我进入房间之后,她告诉我:「不行啊,因为这两天我正在来月经。」如果是这种情况呢,我就先给她讲一个笑话:唐僧西行遇一女妖,观其乳丰臀肥,故欲行房事,女妖见状惊呼:长老!小女月经在身恐有行房不便!唐僧听罢双手合一道:阿弥陀佛,贫僧正为取经而来!

  嘎嘎。不过呢,如果要是她真是来月经了,那就只好作罢,想必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唐僧可认为取经而来,我可不行。

  于上三种情景,第一种已经试过,门从里面紧锁着,显然行不通。接下来的第二种情景和第三种情景都是要小娜姐自己打开门。那幺她会不会打开她的门呢?

  我得好好等一等,一直等到小娜姐叫我帮她递东西进去,从目前情况来看,洗髮水、淋浴露都没涌现缺乏情况,而且毛巾也放在里面(她在里面已经洗了好大一会儿了)。那幺会不会忘记带衣服呢?

  我一直坐在床上等候着涌现奇蹟,可是一直等到小娜姐出来,她一边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髮一边出来。我所期待的情景一个也没有涌现。愁闷无比。她看到我还没有睡去,她说:「小张还没睡啊。」我说:「小娜姐,你好俏丽啊。」我说的是实话,因为此时此刻小娜姐湿湿的头髮,诱人的睡衣,看起来更有一种动人的气质。她进了自己的房间,拿了一个吹风机站在客厅里吹头髮,一边对我说:「早点睡吧,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处所。」我说:「什幺处所?」她笑了一下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听小娜姐这幺一说,我虽然怀着怀疑的心理,可是却什幺也不能做,只好先睡去再说。睡觉前我还在想,今天晚上看似会有机会和小娜姐产生一点什幺豔事,可是现在到了晚上十二点了,可是还没有产生任何事。

  难道就这样完了吗?

  各位观众,本文的标题就是求职路上的豔遇,豔遇在哪儿,难道被张朝阳忽悠了?

  半夜时我醒过来,也不知道什幺时间,只是感到到体内有点难受,看来得排泄一下,我迷迷糊糊地开门出去,然落后了卫生间的门,虽然当时卫生间的灯亮着,可是我意识迷糊状态之下,竟然没有注意到。

  然后我推开门,我看到惊人的一幕,小娜姐坐在马桶上,哦滴神啊。

  我一下子甦醒了过来,连忙退出去。可是这会儿小娜姐已经看到我了,而我也看到她白色的臀部,虽然只是一瞥,可是那种刺激还是相当大。

  不大一会儿时间,我睡在床上,虽然我并不有开灯,可是我还是感到到了有人进了我的房间,看来我的豔遇就要实现啦。黑暗中也粉饰我那种心虚,我先是感到到她柔软的手,然后就是她的身材的那种热度,暖暖的,那种女人特有的气味,香香的。

  我们俩人都没有说话,几乎是顺理成章地我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开端吻她,似乎她也早就期待着这一刻,本来小娜姐也一直期待着这一切啊,那为什幺开端的时候她要跟我装呢?

  看来女人都有两面性啊。

  我伸手一拉就拉开她的睡衣,她的软软的身材倒在我的怀里,各位观众,剩下的是儿童不宜的镜头,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你只会看到俩人抱在一起倒向床上,你看不到俩人在干什幺,在这里我就不细写啦,如果再细写斑主就会删贴。

  事毕,我抱着小娜姐,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身材,想我十十二的处男之身就这样失去了,而小娜姐的表现也让我惊讶,她好像对于性也体验不多,也或许是我来来对于女人没有多少经验。

  我说:「小娜姐,难道你还是处女吗?」

  小娜长叹一口吻,她还倒在我的怀里,说:「不是啦,我是过来人呢。」我说:「那为什幺刚才你大呼小叫,好像从没体验过一样?」话一出口我有点懊悔,虽然我们刚刚过完性生活,我想像当中我们关係应当比一般男女更靠前一步了,可是毕竟同小娜姐也才认识一天,这样直接问人家毕竟不好。

  不过小娜姐并没有责备我的意思,她反而问我:「你是第一次吗?」我说:「是啊,实在不好意思,边幺大第一次做这件事。」她倒笑了,黑暗中我还可以看到她笑起的样子,十分动人。这个时候天大概也快亮了,外面隐隐约约有些亮光。

  她说:「可是你表现十分精彩,好像技巧也不错哦。」看来她的意思是夸我了。虽然我第一次做,比起别人来还是技巧不错,看来这件事也得讲稟赋啊,在这方面我有稟赋这也是没措施的事情啊。不过我还得谦虚一点才行啊,不能别人表扬一下我就顺桿爬啊。

  我说:「可能我理论知道比较丰富吧。」

  小娜姐一听来了兴趣,她说:「你哪来的理论知识,难道大学里还教这个?」呵呵,这倒不是大学里教的,不过说大学里学的也不错,但这可不是在课堂上学的,就是教授来了也没法教这个。

  我说:「大学的时候就经常上一些网站,看一些贴子啊,还有下一些A 片来看,所以理论知识就丰富一些,有了正确的理论领导,革命才干取得成功嘛。」小娜姐笑了,呵呵的笑声,她呼出的气味热热的在我耳边,我心里也暖暖的。真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什幺好事,老天爷对我这幺好,老天爷啊,你真是我的亲爷爷。看来人家说好人有好报,我是深信不疑了,你看我不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吗?只是举手之劳,哦,擡脚之劳,擡起个脚把个抢包的贼绊倒,没想到就遇到这样的好事。看来人还是要多做好事啊。

  我说:「小娜姐,你这幺年轻就住这幺好的房子,开这幺好的车子,真是好命啊。」我这样说目标其实是为了问她的身份,都知道刚开端我猜测她是当官的包的二奶,或者富商包的二奶,甚至黑道老大包的二奶,或者是富家女,可是到现在我还没搞明确她的真正身份,到底她是哪一种身份呢?

  我等候着小娜姐的答複,有好半天小娜姐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透过窗子还可以看到外面的光线正在一点点的进来,虽然我怀里还抱着小娜姐,可是我心里却有点紧张,也许这话不该问。我怎幺就那幺好奇啊。

  过了好久,小娜姐叹了一口吻说:「我也不知道怎幺说,说了怕你会看不起我?」她这样一说,我想大概我猜得八九不离十,看来真是别人包的二奶了。

  我说:「怎幺会呢?」

  这个时候我想我不需要说太多的话,只需要静静地等候她说出来,如果她愿意告诉我她自然会说,如果她不想说,我也*迫不了。我把右手紧紧地抱着她,用了一点力,把她拥在怀里,可能她也感受到我对她那种关心。

  她说:「房子是一个香港人的,车子也是她的,厂子也是她的。」注意,我刚才用到「她」这个字,其实这不是笔误,也不是错字,一开端的时候我也认为小娜姐所说的香港人是一个男的,甚至在我想像中已经想像出了一个中年的香港男人,我看过太多的有钱香港老闆包二奶了。

  我没有说话。

  小娜姐接着说:「不是你想像的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女人。」我惊呆了,因为以前只有电视或者书上知道这种情况,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同性恋?哦,我什幺都明确了,难怪小娜姐在刚才做爱时那幺豪情澎湃。

  我握了一下小娜姐的手,小娜姐说:「其实我倒是对男人更有兴趣,可是阿美姐爱好我,她是我上司,我没法拒绝她,你不会嫌弃我吧?」小娜姐啊,我有什幺资格来嫌弃你啊,就算你是为了钱,或者为了生计和一个爱好女人的女人来做,这又有什幺呢?都不容易啊,看起来衣着光鲜的女人,这幺俏丽美女的小娜姐却在背后还有这幺一段不为人所知的事。

  从小娜姐的叙述中我知道她刚才说的那个叫阿美姐的女人,一个香港女人,现年三十四岁,却一直没有结婚,是因为她生来就对男人没性趣,而更爱好女人,性取向倒不影响她的聪慧才智,人家还读的是国外名校。

  我想香港大概一般人都可以读到国外名校。后来在广东开了一家内衣厂,专门做女人内衣,不过阿美倒的确有些商业头脑,她不但生产内衣,更懂得经营品牌,还专门成立有广告公司,而不是给别人做贴牌生产,这样就赚得更多了。

  我说:「怎幺没看到她呢?」

  小娜姐说:「她去香港谈一笔业务,可能要过几天才干回来。」哦,明确了,这个成果倒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我想像中的各种情况都想到了,可是竟然都没有猜中,小娜姐刚开端就在阿美开得这家内衣厂里打工,后来阿美看中小娜姐的俏丽就不时约她出去逛街购物,小娜姐想了想还是跟了阿美。这总比跟一个男人要好多了吧。

  我说:「小娜姐,这幺说你还从没接触过男人?」她说:「是啊,可是我真怕自己变得不正常了,还好,我还是爱好男人多一点。」我抚摸着她的身材,心里不由生出一种爱怜,小娜姐也才二十五岁,很年轻的身材不知道怎幺度过这些日子的,我的身材也渐渐恢复了些,好像心里那种愿望又像火一样慢慢的燃烧起来了。

  我说:「小娜姐,你还想要吗?」

  小娜姐却有些害羞了,她把头偎依在我的怀里,我起身把她压在下面,然后紧紧地抱紧她……天色也已经由最初的黑暗变得明亮起来,一直到小灵叫小娜姐起来吃饭,不过她可能没有想到小娜姐会睡在我的房间里,看到小娜姐从我房里出来,小灵还是吃了一惊。

  我倒对小灵有些担心,真怕小灵会说出去或者怎幺着了。

  等小灵下去端菜的时候,我小声问小娜姐:「你说小灵看到我们在一起会不会说什幺啊?」小娜说:「这个不必担心,小灵是我的人,她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我带她来我这儿做保姆的,还是我们家一远房亲戚。」我说:「这样就好,这样我也放心了,其实重要是担心你难做。」吃完的时候小灵倒是不时地看我,可能她实在想不通怎幺才一夜的时间小娜姐就睡到我的床上去了,我们俩人这幺快就能在一起,实在是匪夷所思吧,当然这如果在平常人那里的确有些讲不通,可是对于小娜姐这样一个二十五岁的女人,本来是爱好男人的,却只能做一个同性恋的女人的女人,她心坎那种寂寞又是常人如何能体验得到的呢?

  看到小灵如此看我,我倒有心跟小灵开个玩笑,饭桌上反正就我们三个人,不如说通小娜姐让小灵过来,我们一起来玩3P那该多幺有趣啊,以前只有A 片里看到过。

  我说:「小娜姐,你看小灵春心已动,如果你不介意,小生倒愿意效劳。」小娜姐说:「你个小鬼还蛮贪心的。那可不行,我们家小灵那可是好女孩,才十八岁呢。」我哈哈一笑,一边看小灵的反响,小灵倒没有说什幺,只是羞红了脸,看着一个女孩子羞红了脸还真好玩呢?

  既然她能害羞阐明她的确春心已动,看来以后我有的是机会,也就不急这一时啦。

  吃过早饭本来说是要带我去什幺处所,可是小娜姐像好像忘了一样,我也没什幺心情出去,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一大早小娜姐父亲就去厂里上班去了,后来我才知道本来小娜姐的父亲还在厂里管点事,看来似乎是家族企业,其实是小娜姐的父亲前几年下岗了,小娜姐不忍心看着她父亲在家里闲出病来,就叫她过来厂里管点事儿,老头工作挺认真,起早摸黑。

  小灵出去买菜去了,似乎这是她唯一热情的事。

  家里只剩下我和小娜姐,她打开电视,我们坐在二楼的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小娜姐依偎在我怀里。

  我说:「吻一下。」

  小娜姐把脸伸过来,我先是吻她的眼睛,然后是嘴巴,后来俩人都有点豪情澎湃。

  小娜姐说:「我要。」

  我笑了:「要什幺啊?」

  她说:「坏逝世了,明知道还这样问人家。」

  女人要撒起娇来还真要人命,不过小娜姐也还年轻,所以撒起娇来倒还可以吸收。我经过这幺长久的休息,身材也恢复了。

  毕竟才二十二岁年轻的身材嘛,恢复起来也挺快的,我感到到自己身材正在一点点的愿望膨胀,看来我也有点想要了。

  没措施,手里抱着这幺一个俏丽的女人,想不要都难。现在明确了,为什幺那些当皇帝的硬是会短命,太多的女人了,而且都是那种绝色女子。一个男人如果对着这样的绝色女人还没有性激动,实在很难。

  我把小娜姐抱到她的房间里,然后关上门。

  客厅里的电视还在放着,如果这会儿有人进来,确定会非常奇怪,客厅里电视放着,却没人在家,没人看。

  我说:「小娜姐,你说会不会了阿美突然回来,如果她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会不会赌气?」小娜姐说:「不会啦,她回来一般会先打电话给我的,现在这会儿她还在香港呢。」我说:「看来我的担心有点过剩啊。」她说:「是有点过剩。」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小娜姐还有点依依不捨的样子,我看了一下时间,大概也有一个小时了吧。

  我说:「还行吧?」

  她说:「真舒服,你想不想我们长久在一起啊?」我说:「当然想啊,你有什幺措施吗?」我知道小娜姐既然这样说,确定已经有主意了。如果她没想好,绝对不会这样问我。问题是她也不会跟着我,因为我什幺也没有,一个新来广州打工的打工仔,目前还没有找到工作。

  小娜姐说:「刚好阿美目前正在招一个董事长助理。」我明确了,本来小娜姐想让我去应聘这个职位,好啊,我心里暗暗欢乐,看来工作的事情也可以解决啊,真是没想到啊。

  我说:「招男的吗?」

  她说:「男的。」

  我说:「阿美不是爱好女性多一点吗?为什幺却想招一个男的做助理,招一个女的不蛮好的吗?」小娜姐笑着看着我,她衣服还没有穿呢,我们俩人就这样光着身材,睡在那张大床上,床上还有那种女人特有的香气,我想像得到平常的时候阿美就是在这张床上和小娜姐一起行事的吧,真想不通俩个女人在一起,如何才干达到性高潮。

  小灵在外面敲门时我们还没有穿好衣服(什幺时候变得这幺无耻了),小灵在外面说:「小娜姐,阿美姐打来电话,你快出来接吧。」我和小娜手忙脚乱地穿衣服,小娜姐把一件T 恤衫胡乱套在身上就出去了,我也忙着穿好衣服出去,看到小灵站在外面,她看到我时我没脸红,她倒脸红了,真是小女孩啊,小女孩就是这幺可爱。

  小娜姐讲完电话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问她:「什幺事啊小娜姐?」她说:「没事,阿美明天就要回来了。」我说:「哦,那我得走了吧。」她说:「没事,下午再走,她不会这幺早就回来的。」小灵看我们坐在客厅里,她可能想不方便呆在这里就又下去了,其实现在她也没什幺事,只不过筹备中餐而已。

  小娜姐这生活过得还真像是寄生虫一样的生活啊。

  我说:「小娜姐,平时都这样吗,也不去干什幺事,吃了睡,睡了吃?」她笑了说:「那里啊,平时还要去厂里忙,今天不是小鬼你在这里吗,害得姐姐都没心思工作了。」电视节目没什幺好看的,实在无聊的很,小娜姐问我:「你会开车吗?」这还真是问对了,我在大学的时候还真学过开车,还考了驾照的。我说:「当然会啦,还有驾照呢?」她说:「那太好了,我还怕你不会呢。」我算是明确了小娜姐的意思,阿美虽然对异性不感兴趣,可是工作上还得需要一个男的当助理,一来可以显示自己的权威,二来用来粉饰自己不同于常人的性取向。小娜姐让我后来去她公司去应聘,前面几关她说了算了,就不用再试了,后来去后直接让阿美面试,阿美姓李,叫李董。

  小娜姐问我:「记住了吗?」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名片,说:「记住了,后来上午十点。」我回到陈平的住处里,陈平刚好今天没有上班,这样的机会几乎不多。

  我说:「今天你休息?」

  他说:「是的,你怎幺昨天没回来?」

  我说:「哈,遇到好事了,以后再跟你细说。」陈平笑了,他还不信任能有什幺好事,他问我工作找得怎幺样了。

  我说:「我要交好运啦,估计这事也成了。」

  陈平对我好运还有些不依不饶,很好奇的样子,既然他这幺好奇,我就跟他说说吧。我讲完后,陈平不信任。

  陈平说:「不可能吧,还有这样的好事,我怎幺没遇到?」我说:「还真是,我都有些不信任,可是没措施,谁叫我遇上了呢。哈哈。」他说:「那可真是豔遇啊。」我说:「明天我休息一天,后来上午十点锺我要去面试,估计成了。」上午我按照小娜姐给的地址找到那家公司,十二楼,我上了电梯,心里还有些紧张,不知道面试成果会自如何。

  进了办公室,前台小姐问我来找谁。我说:「我是来面试的。」因为小娜姐已经跟她们说过了,所以直接可以到李董这里来面试。

  我收拾一下西服,把紧张的心情搞轻鬆一点。

  前台小姐说:「请跟我来。」

  我看到那张大班台前坐着一个女人,三十来岁的样子,虽然有着一张精巧的脸,可是毕竟岁月无情,看上去还有些皱纹,脸上的粉也挺厚的。不过这个人现在就要决定我的工作了,我也得郑重看待啊。

  阿美说:「你就是张朝阳?」

  我说:「是的。」

  阿美说:「怎幺搞的,跟名人的名字一样嘛。」我无语。名字可是父母给取的,我也没措施啊。叫这个名字还真是挺麻烦的,每次总要动不动跟人解释半天。

  不过阿美显然也只是提一提,并没有深究。

  好半天她擡开端来,她说:「你是刚毕业的哦,没有工作经验啊。」我正了一下身子,认真地说:「我信任每个人都不是天生有工作经验的,重要的是看这个人有没有潜质,如果有潜质确定可以胜任工作,而且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胜任你交给的工作,我信任自己能很好地完成你吩咐的工作。」她说:「就这幺自负。」我点点头,说:「是。」她说:「你的材料我也都看过,而且听人也介绍过了,不错。」我心里想,这个女的长得也不错啊,看起来也挺正常的,怎幺就是一个同性恋呢?对男人没兴趣,还真奇怪。

  看她今天穿的衣服还蛮裸露的,胸前也挺大的两坨肉。如果有可能我倒愿意陪她上上床啊。

  最后她说:「这样吧,你明天上午九点来报到,不要迟到了。」也了办公室的门,小娜姐打电话给我。问我:「怎幺样了?」我说:「小娜姐,谢谢你,明天上午九点来上班。」小娜姐说:「谢我什幺啊,都是你自己能干嘛。」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我的骚B女友        岳父干老婆       被日本归来女人榨干精液        那曾经美丽的小妖精       紫色姊妹花
蓝丝的秘密        KTV上了个处女陪唱        娇妻与高官通姦        商人的妻子
小城故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132yy.com-婧倩馆-7rmy.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132yy.com-婧倩馆-7rmy.com